【规划】洞察趋势 拓展更多可能
来源:成才与就业 时间:2022-04-20

从线上课堂到虚拟会议,从智能制造到无接触餐厅,新业态、新模式的快速发展,带来了生活模式和工作模式的快速转变。

还在求学阶段的青年学生,应如何洞察趋势、抓住机遇,从而找到发展方向?著名未来学家约翰·奈斯比特在《世界大趋势:正确观察世界的11个思维模式》一书中提到——思维模式就像天空中不变的星星一样,当我们思绪的小船畅游在信息海洋中时,它们可以指引方向,从而帮助我们沿着正确的航程,安全地到达目的地。其言下之意,是指个体要摆脱惯性思维,不仅要看透世界,还要掌握看透世界的方法。

这里,结合生涯规划,笔者向学生朋友传授三个方法——

 

 

 

图片
从跨界招聘看职业定位

以银行为例,随着科技金融的发展,在招聘传统对口的金融类专业背景人才的同时,计算机、大数据及理工科背景的人才愈加吃香。当职业与专业的对应关系更加多元,跨界招聘、跨界求职就变得更加普遍。

 

检索近年的校园招聘信息可以发现,很多行业都在招聘计算机、人工智能、软件工程等专业的人才。当行业的边界变得模糊,还没进入职场,甚至还没选定专业方向的青年学生,就可能会出现专业选择与职业定位之间的困惑。

 

法国哲学家布里丹曾讲过这样一则寓言:他养了一头小毛驴,每天向附近的农民讨要草料来喂养。有一天,送草的农民出于对哲学家的景仰,额外多送了一堆草料。小毛驴左看看、右瞅瞅,始终无法决定选择哪一堆。最后,这头可怜的小毛驴就这样站在原地,犹犹豫豫,无所适从,直至活活饿死。心理学把这种决策过程中犹豫不定、迟疑不决的现象称为“布里丹毛驴效应”。面对更多职业选择的可能性,虽然同学们不至于像小毛驴一样活活饿死,但选择困难确实会造成很多困扰。

 

事实上,在个人有清晰职业定位的前提下,跨界招聘对于个人的职业选择而言,是提供了更多机会。个体难以准确预测职业世界的变化,那就可以把关注点放在个人能力与职业定位的结合点上,找到适合自己发展核心竞争力的方向。

 

受到科技发展、时代变迁等因素的影响,一些职业的消失和新职业的产生已是常态,但已有的职业世界规律显示:胜任岗位所需的职业能力相对来说是稳定的。如,无人驾驶技术可能会让“司机”这个职业消失,但会催生“无人机驾驶员”这个新职业。虽然两者的工作内容不同,需要掌握的知识与技能也有差异,但本质上都是对机器的操控。因此,当跨界招聘带来专业与职业关系对应上的不确定性,青年学生更需要通过明确自我定位,以寻找相对的确定性,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从而为生涯发展确定方向。


图片
从生命视角寻职业意义

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、生活水平的提升,对今天的青年学生而言,“职业”于生活和生命的意义,已与父辈、祖辈相比发生很大变化。

 

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,人们需要动力实现某些需求,有些需求优先于其他需求。马斯洛认为,需求层次越低,力量越大,潜力越大。低级需求直接关系个体的生存,也叫缺失需求。当这种需求得不到满足时,生命垂危。如,当一个人很饥饿时,极需食物。若一个人需要工作的薪酬来解决基本的温饱,那么他工作的动力就会很强。可在物质生活已较为丰富的今天,通过工作来解决温饱已不是很多年轻人最紧迫的需求。对这样的年轻人来说,就要进一步思考工作对个体生命的意义。

 

当工作的意义不再是纯粹“谋生”,我们可以从拓展生命更多可能性的角度来理解工作的必要性。

 

曾有一则火爆朋友圈的新闻——深圳“拆二代”7栋楼收租,月入租金60万元,却感觉人生无意义。为了体验生活,寻找生命的真谛,他选择当一名出租车司机,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。由此,他感到“每天都有事做,精神上就有了依托”。从中,不难看出从事某项具体工作对个体生命而言的重要意义。

 

通过工作,个体有机会拓展生活的边界,走出舒适圈或突破自我限制,创造生命中的“偶然”。如,认识更多的人、前往不曾去过的地方等。而所有这些都能更加丰富生命体验的广度和深度。

 

从生命的视角去看待职业的意义,我们会发现,从事某种具体的工作是人生的“必须”。这种必须可能是为了维持生存的“不得不”,更是丰富人生的主动选择。


图片
从价值实现做职业规划

马克思在《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》一文中说:“我们应当认真考虑所选择的职业是不是真正使我们受到鼓舞?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同意?我们受到的鼓舞是不是一种迷误?我们认为是神的召唤的东西是不是一种自欺?但是,不找出鼓舞的来源本身,我们怎么能认清这些呢?”

 

马克思在1835年秋写这篇文章时毕业在即,面临升学与就业的问题。他的同学们都在考虑自己的前途,有的希望成为诗人、科学家或哲学家,有的打算当教士或牧师,有的则以享乐为理想。马克思与他们不同,他没有考虑选择哪种具体职业,而是把这个问题提高到对社会的认识、对生活的态度上,进行深入思考。

 

从事某种具体的工作,从本质上看是“实现价值”的路径。在价值实现中,位于马斯洛需求层次顶端的“自我实现”,是个体职业生涯的最终目标。因此,从价值实现的维度上看职业规划,同学们就能从对一些具体问题的纠结中解脱出来。

 

如,毕业后升学还是就业,如果把升学和就业当作目标,那么各有利弊,很难说哪一个选择是绝对正确的。但如果把升学和就业都理解成实现更高目标的路径,就可从“目标”这个角度切入,寻找答案。当前的青年学生正处于中华民族发展的最好时期,既面临着难得的建功立业的机遇,也面临着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”的时代使命,职业规划不妨从大处着眼,在“大我”的平台上找到“小我”实现的切入点。

 

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的回信中所说,“希望全国广大高校毕业生志存高远、脚踏实地,不畏艰难险阻,勇担时代使命,把个人的理想追求融入党和国家事业之中,为党、为祖国、为人民多作贡献”。和平年代,每个人在社会需要的岗位上履职尽责,就是在作贡献,也能在工作的过程中收获个人的成长与自我价值的实现。

相关附件: